墻紙展上沒墻紙了上海展感受之一

作者:大壯

上海墻紙展被行業里的老總們吐槽多年,已成雞肋。廠家新品出來早已和渠道批發商溝通好了,即便少數地區可能想更換經銷商,不去上海展,銷售老總出差一趟也能辦成。但是展會卻不得不去,有實力的企業都知道上海展與北京展的展位大有關系,實力一般的企業(或者是品牌運營商)即便不拿展位,也要到喜瑪拉雅酒店開個房間展示版本,再怎么著也得去露臉。大壯自2009年去上海光大觀看墻紙展,這一次感覺最為心酸,所以有朋友問我什么感覺,我說墻紙展上沒墻紙了。
1、專門的墻紙展位極少
此次上海墻紙展一共八個館,上千的展位,沿著展位看過去,都是墻布,說墻布占比九成以上展位沒人不相信。聽說有細心的朋友,一一細數了展館里的墻紙展位,說是一共有23家。上海展之前,有朋友打聽大壯,問全國還有多少家墻紙工廠在運營,大致有兩個數據,一說是有152家,一說是120-130家,仍然贏利的不足70家。欣元壁紙要總和大壯私下討論過,相信今年年底仍在運營的墻紙廠會不足100家。
2、墻紙廠都組起布來了
展會上大壯去幾個熟悉的墻紙廠展位走了下,比較尷尬的是,墻紙廠展位大多數都組了無縫墻布版本。堅持只做墻紙的寥寥無幾。
贏利的墻紙企業大致分為三類,一類是產品工藝有特色,稱之為工藝品牌(例如環亞),一類是渠道品牌,在經銷商中影響比較大(例如諾奇兄弟),一類是終端品牌,這一塊似乎仍在建設中(例如雅琪諾的YOKE優客計劃)。做渠道和做終端的,豐富產品線比較容易理解,但是產品既沒有特色,渠道又不健全的墻紙企業去組無縫墻布版本,我想動因大概是墻紙上掙不到錢,組幾個墻布版本來補貼一下吧。
3、老墻紙人也不知道方向在哪兒
新麗墻紙一直非常重視上海展,大壯特地去展位拜見從業四十七年的王新之老先生,一向謙遜的王老和我說已經看不懂這個行業了。當晚我把與王老的合影發朋友圈,結果有皇冠壁紙的老員工評論說,懷念皇冠王總。大壯仍然記得去年王坤榮先生把皇冠工廠轉手后,坦然的對大壯說,屬于他的時代已經過去了。
堅持只做PVC壁紙的新科林總,展位上老外不少,見到大壯拉住手要聊幾句。林總告訴我,他們目前基本上只做三塊業務,一是日本新科壁紙的國內代理,二是維創壁紙的外貿,三是多年來在上海積淀的工程業務。國內渠道被低價產品沖擊后,基本上放棄了。我知道對林總這些有情懷的老墻紙人,是不屑去碰無縫墻布的。林總最后認真的對大壯說要為墻紙行業發聲。
4、由墻咔和窗簾產品參展看到的危機
去年上海展,大壯就在藝龍的展位上看到了“布面集成墻面”,今年升級為全屋墻布定制;雅琪諾稱之為“墻咔”,今年在公司十周年慶上大肆宣傳;絲上(美客)、紫荊花也有了同類產品,只是絲上的背板是黑晶碳(以活性炭為原料特殊工藝制成)更高大上。另外上海展大壯對如魚得水展位印象也很深,之前只知道如魚得水是窗簾品牌,這次上海展如魚得水打的是“軟裝精品”,涵蓋軟裝八大品類:窗簾、墻布、墻背景、家具、燈飾、飾品、抱枕、地毯。人氣還不錯。
大壯感到危機的是,墻咔類、窗簾類產品都不是墻紙人的長項,一旦這類產品盛行,會吸引有實力的集成吊頂(集成墻面)和窗簾企業加入墻面裝飾材料之戰,墻紙人的競爭對手又增加了。
5、低價墻紙沒有競爭優勢了
今年上海展展館有見不少無縫墻布展位低價廣告,但墻紙只在喜瑪拉雅酒店見到一個易拉寶的低價廣告,金喜居壁紙赫然打出7.8元的超低價。過去每逢展位任性出低價的晟寶麗此次好像沒見動靜,墻紙行業網紅合肥萬戶墻紙首次缺席展會,英雄會也沒了聲息。
皇冠壁紙的一位老總告訴大壯,展會上他們參展的產品與另一家組本的公司有點相似,但是他們的價格比那家高了近10元一卷,結果經銷商還是選擇了他們的版本。應該是眼下經銷商更相信廠家能按時保證產品長期供應,這和印度墻紙協會提醒他們的會員,警惕上海墻紙展過后中國的墻紙工廠是否關門大吉是一個道理。
是不是說低價墻紙沒有競爭優勢了?


大壯 2018年8月20日 注:大壯此篇以墻紙產業基地工作人員的視角來觀察的

聯系我們
總部(北京)  電話:4000-263608
  • 市場部(南京)  電話:025-56862382  18551788570(客服小步)
  • 15811053800(客服小馮)  13347715762(客服小五)
  • 總部: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北路9號(廠區)7幢1層-552號
  • 市場部:江蘇省南京市高淳經濟開發區古檀大道3號1幢13樓
  • 公眾號
  • 客服(小五)